仁寿房产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人物专访 > 专访孟岩:挑不到满意住宅项目自己仍租房住
专访孟岩:挑不到满意住宅项目自己仍租房住
2014-03-12 13:51:44  来源:仁寿房产网

【孟岩】摩天楼的生命力不是在增强,摩天楼的生命力是被增强,要突出“被”字。因为城市本身的需求他迫使摩天楼这个类型在不断地演进、不断地上升,因为人有这种需求,似乎是别无他路的,昨天很多的建筑师都在谈到这一点,其实并不是我本人特别爱摩天楼,我有时候甚至并不爱,但是好像目前之外似乎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所以我觉得他是“被”的。

  昨天我有一个主要的话题,我不认为摩天楼有一句话是“只有往上走的一条通路”,首先我们是在被迫往上走,但是如何往上走,这个问题到今天为止并没有一个很清晰的思路,所以我觉得他所谓的生命力,他对城市的影响不应该仅仅是在改变城市天际线这一件事上,而且是他应该有更多的机会能够重新提供更多更好的空间的资源,给城市的生活带来一个新的维度,使真正的城市生活或者叫大都会的生活方式有一个提升,而不仅仅是重复。

  因为摩天楼诞生之日起他一个主要的属性就是他的高效、重复性,他是从底到上所谓“标准层”的概念,什么叫“标准层”,就是所有层都一样,往上摞就是重复。实际上有无数的建筑师和甲方都在考虑能不能在某种意义上突破摩天楼的标准,重复的这种观念,是很难的,因为摩天楼他受结构、受经济各方面的限制很多,所以他的突破比一般的地上的这种通常建筑物、小的建筑物更难。

  但是无论怎么样,我始终认为高度不应该是摩天楼的唯一参数,他是一个重要参数,但是我觉得一个城市如果重复很多层只有这一个参数的话不仅是非常危险的、是非常脆弱的,而且是非常可怜的。现在全中国都在比谁高,你600米,我666,你700,我800,1080马上会出来。这一个参数本身并不代表你一个城市有了最高的摩天楼就能够变成另外的一种标准,作为专业的人士来讲我们的脑子比较清醒,虽然我们是职业人士,甲方你让我干什么我利用我的专业技能干得更好。

  但是另外一方面建筑师尤其是都市实践也是这样的传统,我们是希望问一些更大的问题,如果你要干这个事,我在你的前提下能不能更有创造性,或者说我更能提升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或者是城市的一种新的机遇,这是我们特别关心的。否则的话纯粹变成了一个为标新立异而标新立异的一种方式了,我觉得这个是挺复杂的。

  详解空中客厅的理念

  昨天你也说摩天楼的历史有一百多年挺长的,但是对于中国来说几千年的文明,相对于这个一百年可能显得还是比较短的,所以在从前的几千年中间有很多的问题并没有曝露出来,现在因为摩天楼的诞生可能曝露出了很多人和建筑之间的矛盾,怎么样保证建筑和生活、建筑和可持续发展这样的一种平衡,尤其是这次放在汉京中心的设计上面有没有什么可以值得我们分享一下?

  【孟岩】刚刚有一个评委提出一个问题,他就问你每四层做一个空中花园的这种东西,到底多大的程度上能够平衡地产商的诉求,公共交流的诉求和这种所谓的私密性?我们永远是在封闭和开放之间游走的,这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满足这个问题。其实这是一个特别好的问题,我特别坦诚地回答了他这个问题,我说其实这个想法已经有无数建筑师、无数的人都想过,这个想法本身并不新鲜,我们没有创造任何东西,并不新鲜。我说我如果非常坦率地自问我自己,我愿意去住或者是工作在300多米高的一个空间是不断地重复的这么一个地方吗?我的回答是我不愿意。所以我就在想,如果我都不愿意,我为什么会要求其他所有的哪些人都被迫“被”生活或者是工作在那里的环境里呢?

  所以我在想能不能在一个外表看上去仍然非常简洁、非常大气、非常统一的这么一个高层建筑里面,能不能是一种垂直的更多的是一种像社区感的、有聚落的,我每分四层,每分一小组,相当于一堆四层楼摞在一起形成一个摩天楼,外面是整体的,但是到里面看每四层人他有一个交流的可能性,他里面有内部的小的楼梯,有内部的上下层的联系,他就相当于我虽然在一个很高的空中,我有很好的风景,我尽享摩天楼带给我的一切,就是他的风景,他的整个这种好像所谓的漂浮于所有人之上的凌空感,这是摩天楼给你带来的最好的体验。同时我又觉得我是生活在一个有一点点社区感,好像我在一个小楼里头,而不是在一个无限重复的大楼里面,当然这里面技术上有很多难度的地方。

  但是我总是有这么一种梦想,我觉得摩天楼他不该只是一种模式的这种方式,他对人的这种压抑感,比如说我就想在摩天楼里头我想放松一点,实际上他的这种空间,你先的4.5米高以后吊完顶以后剩3.1、3.2米,这么一个空间一层2千平方米,就跟我不爱坐飞机一样,因为我没有空间,你坐在那里系上安全带,总觉得被限制住摩天楼也有这种感觉,你总是在看到一个很窄的风景圈,他上下是这样的一个环境,使你的工作总是很规矩的、很没有想象力的,非常重复性的模式。

  如果同样是这种模式,不是根本取消这种模式,我稍微给你一点阳台,那个阳台必须是封闭的,因为你那个风受不了,一打开以后200米的风就把你吹下去了,不可能打开。但是有那么一个空间,人在哪里有更灵活的办公模式。任何一种形式或者是一种空间模式,他有可能促发一种新的工作或者是生活的方式。我刚刚回答那个评委的问题的时候就在讲,可能有时候需要反过来想一件事情,人一方面是由于有了一种生活方式、由于有了一种诉求或者是渴望,才让你改变空间、改变环境,这是一种正向的。同时还有一种,由于空间提供了这样的资源和机会,使人的使用有了新的可能、新的发展的可能。

  所以他不是一个纯粹的技术问题,我们希望他拥有这个可能性,看他有没有一种办公模式,可能到那时候我不用穿西服了,进到那里面我正式我开会西服,但是到外面的时候可以电脑拿到外面,毕竟这是21世纪了,这种办公模式跟19世纪、20世纪早年的摩天楼诞生的年代办公的模式不一样,那时候为了高效、为了大规模的生产所有人必须集中在一个空间高效生产,这是现代办公建筑的一个起点。但是经过一百年以后,今天的办公互联网业可以办公,我可以在各处办公,这种集中性办公到底在多大程度上需要改变,至少我认为应该有可能性。像我们这种也是一种办公模式,可能我到这个空间看着风景、喝着咖啡,大家电脑上、微博上,通过各种其他的手段也可以达到很多的工作目的。所以他可能会给高层建筑的设计本身带来一种新的可能,这个是我比较有兴趣的。这个类型如果你只看高楼的话其实是一个非常无趣的建筑类型,因为他限制得太大了。

  这次您的概念是希望把一个楼像一个每四层摞起来这么一个效果,除了这样一个是你做的一个亮点之外,能不能再给我们谈多一点其他的一些理念呢?

  【孟岩】四层是一方面,既然是一个空中的社区,那么他就需要有公共的空间,这是这次设计最大的一个亮点,我们在207米的地方设计了一个空中的客厅,这个就是我们利用汉京这个项目带来最大的一个亮点,他几乎是一个公共的广场,甚至是叫论坛,也可是一个客厅。这个客厅我们把他撑到了3千平米,除了核心筒以外他是一个非常大的空间,他是一个多功能性的。一般的楼会有但是在底下,我们放在空中,为什么放在207米呢?正好比腾讯大厦稍微高一点点,腾讯大厦199米,比腾讯稍高一点,所以他的视野几乎是无边的,那个是最佳视野的地方,我们希望这个塔楼上面1/3的人和下面2/3的人都可以共享,无论他将来汉京的总部在上面,还是下面的创意性的小型的公司,因为每个公司租200平米左右,他可以上来。但是我见客户不一定在我公司见,因为很拿不出手,我们也是从小公司出来的,客户一说到我们公司我们很害怕,因为公司一共才7、8个人,房子又不怎么样,里面又小又挤,甲方一来没信心了,我有一个空中的客厅,可以到那个地方见甲方,有咖啡、有客厅、有健身、有展览,谈完了以后很好的一种氛围,非常灵活的一种方式,甚至边上有游泳池,高兴了可以脱了衣服下面游一圈。

分享到:
焦点推荐
搜索栏
资讯
新房
二手房
热门资讯排行
推荐图文